c

2015年3月8日星期日

拿努克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不知道是地吹雪还是暴风雪,风低吼着卷起了雪烟。体感气温可能低于零下一百度吧。有的时候风突然变小,雪烟还在一瞬间降下,隐约浮现出蹲在地面的“拿努克”母子,只是浅浅的灰色轮廓。然后风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刮上来,四周再度陷入混沌,像是覆盖了一层白色的纱。

  十一月,延伸到北极海的海面上很快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从冰海消失的七月开始,拿努克母子的活动范围就完全被局限在陆地上,已经很久没吃到海豹了。海豹在渐渐结冻的冰海开了呼吸孔,拿努克就在这呼吸孔等着海豹的出现。拿努克是随着北极海结冰的周期而生活。夏季,他们沿着海岸线,靠海浪打上来的动物尸骸、鸟蛋充饥。这对拿努克母子也是只能在海滨的雪中挖掘寻找海草。到了冬天,就是拿努克的季节了,拿努克母子每天来到渐渐结冰的冰原,像是要确认结冰的状态似的,让人觉得它们正思念着遥远的冰海。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拿努克,是爱斯基摩人对北极熊的称呼。孩童时代一直对一些动物感到好奇,不知道那是现实还是空想的世界,例如狼,还有北极熊也是。生活在冰雪世界里的熊……,怎么想都觉得好像是天方夜谭。

  一九八四年春天,我在一个叫做玻音荷普的爱斯基摩村落参加了他们的捕鲸营。虽说是扎营,却是在不停流动的北极海冰原上。我们在冰上静静等待从南方沿着被风或海潮推开的冰海航行而来的北极露脊鲸。就这样,度过了好几个礼拜。

  某天黄昏,我离开营帐到冰上散步。一望无际的冰原,让人几乎忘记脚下就是北极海。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冰原的另一端好像有什么在动,虽然只是一小点,但似乎是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着。我凝神注视那身影慢慢清晰的生物。突然间,随着心跳加速,那个幻想世界中的北极熊,就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我跑回营帐,气喘吁吁地告诉爱斯基摩伙伴们:“北极熊来了!”因为第一次见到北极熊,又是第一发现者,我就像孩子般地兴奋得浑身发热。

  北极熊直直地朝我们的营地靠近,不知道想做什么。爱斯基摩的年轻人早就找个大冰块躲到后面去了。事后我回想了一下,北极熊可能是被爱斯基摩人带来的粮食海豹油的味道吸引过来。整个营地一片寂静,大家都睁大了眼,不久枪声便响彻冰原。

  满是血腥的冰原上,巨大的拿努克被迅速地肢解,年轻人拿了肉返回村子去。拿努克的肉最先送给已经不能外出打猎的老人们,这应该是爱斯基摩年轻人最感骄傲的事。同一个冰海,以同样的方法猎捕海豹的人类与拿努克。包围着人类生活的北极大自然中,再也没有比拿努克更令人畏惧的生物了吧。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风已经静止,十一月短暂的日照也即将西沉,拿努克母子结束哺乳后相互依偎着在雪地上睡着了。再过一个月,它们将会在遥远的冰原流浪吧。那里应该是一个没有人类靠近,真正遥远的世界。

  北极熊的圣地。黑暗的季节,极光激烈舞动的夜空下,有一对注视着海豹呼吸孔的拿努克母子。

≪在漫长的旅途中≫[拿努克]221-223页
星野道夫 著  蔡昭仪 译
ISBN 978-986-134-061-6

Mai XW(2015.03.08)>>[当周脸书帖子]>>

图片取自 世界初攝影團

此书其他阅读分享:

其它连接: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
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

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 松露玫瑰 ~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周末读书天 My Weekend with Books 阅读分享,互相鼓励 :D >>[简介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