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美丽的鲸鱼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每到夏天,就是东南阿拉斯加海的赏鲸季节。

  延伸至海边的原生森林、环抱冰河的高耸群山、分布无数小岛的美丽峡湾……,初次拜访这片土地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色,都会对阿拉斯加改观吧。

  以地球的时间来看,这里还算是新生的大地。大约到一万年前最后的冰河期洪积世结束为止,东南阿拉斯加一直都覆盖在厚重的冰层底下。之后,冰河慢慢地后退,露出无机质的大地,然后长出原始的地衣类,开始令人难以想象的植物迁徙。经过各种植物蔓生的时期,到今天,东南阿拉斯加进入了云杉与铁杉的时代。

  进入茂密的森林,即使是白天也像黄昏似地暗了下来。看着满布青苔的绿色世界,实在难以想象这里曾经是冰河。现在随处可见大树像幽灵般耸立的森林,是经过赤杨朽尽而成,而这个森林也还在继续改变着。

  海又是如何呢?冰河期结束后,结成冰的地球水分开始融化变回海水,海便慢慢地向陆地侵蚀。这绝不只是过往的事,冰河现在仍持续后退着,我们是活在海水上升的时代。寂寞的黄昏,乘着小船在曾是冰河河谷的峡湾海面漂浮,倾听赶走尘嚣的鲸鱼呼吸,让人觉得地球真是一个水的行星。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八月,我和我的朋友林恩.史古拉,有一趟东南阿拉斯加的海上之旅。曾是渔夫的林,对这片海洋相当熟悉,已经连续四年的夏天都陪我一起来赏鲸。

  “今年还能不能见到那头鲸鱼。”

  “之前每年都看见了,它一定会再回来的。”

  在夏威夷过冬的座头鲸,到了夏天,就会游过四千公里,来到丰饶的阿拉斯加海域。温暖的夏威夷虽然是适合繁殖的好地方,但对座头鲸来说,却是缺乏食物的不毛之地。而夏季的阿拉斯加海域,则充满了浮游生物,这几个月可是座头鲸相当重要的觅食季节。

  “你觉得大妈现在几岁?看它体型那么庞大,岁数应该不少了吧?”

  “不过座头鲸的寿命跟人类差不多,应该还可以活上一阵子。”

  鲸鱼要长时间深潜之前,会将尾鳍垂直抬高。尾鳍是辨识鲸鱼的唯一方法,每一头鲸鱼的尾鳍都有它特殊的形状。大妈是一头巨鲸,它的尾鳍形状尖锐,还有鲜明的白色纹路,在夏季来到阿拉斯加的上千头座头鲸中,它是我们唯一认得出的鲸鱼。不过仔细想想,在这片广大的海面上,每年都与同一头座头鲸相遇,真是不可思议。

  第一次看到大妈是在五年前。……

  ……

  与大妈相遇的那天,我们先是看见从水平线喷起的白色气息,便加速向它们靠近,那是七、八头座头鲸正在成群觅食。我第一次见识这种称作“滤食(Bubblenet Feeding)”的气势磅礴觅食行动。当海面出现直径十五公尺泡泡形成的大圆,就是成群的座头鲸张开大嘴,像火箭一般冲出水面的前兆。看着这片光景,大家都说不出话来。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发现鲱鱼群的座头鲸,会在它们下方一边排放出气泡,一边绕着鱼群游。气泡在海中形成圆柱,被困在里面的鲱鱼就会一股脑地往海面上逃窜,鲸鱼在这个时候便会张开大嘴一口吞下这群鲱鱼。在这之前,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从海里可以隐约听到鲸鱼的歌声。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音色。几次的觅食行动中,从心中跃出水面的都是同一头巨大的鲸鱼,让人觉得似乎是这头鲸鱼发出歌声,领导着整个行动。后来我也在其他地方观赏过鲸鱼觅食,却没再见到比它更有气势的鲸鱼,研究者将它取名为“大妈”。我们一整天就跟着这群鲸鱼旅行。

  鲸鱼是具有压倒性气势的生物。就像我们注视小蚂蚁求生的样子,对巨大的鲸鱼,也是一样感动。但比起赞叹生命的奥妙,我想感动我们的,是那超越鲸鱼一生,永无止境的时间长流。因为它串联了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进化、地球以及整个宇宙。

  ……

≪在漫长的旅途中≫ [赏鲸记]50-54页
星野道夫 著  蔡昭仪 译
ISBN 978-986-134-061-6

Mak Xiao Wei(2014.05.18)>>[当周脸书帖子]>>

图片取自 世界初攝影團

此书其他阅读分享:

其它连接: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
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

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 松露玫瑰 ~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周末读书天 My Weekend with Books 阅读分享,互相鼓励 :D >>[简介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