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经常想到死亡


图片取自 博客来

  “我担心的不是死亡本身,”我告诉他:“而是我经常想到死亡。”他站起来拉开百叶窗,外头的天色已经黑了。

  “你说你经常想到死亡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天大概会想到七次到十一次,不太一定。大部分都是在一大早刚到花园工作,或是晚上临睡觉前。”

2014年5月27日星期二

2014.05 图书架




本月图书分享: 共 11 本

本月阅读分享:
2014-18(04.28~05.04)  6 帖
2014-19(05.05~11)    4 帖
2014-20(05.12~18)    5 帖
2014-21(05.19~25)    7 帖
——————————————————————
共           22 帖

点击上面的“图书封面”,会连接到阅读分享 :)


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2014-21 阅读分享


Coleman Shrimp on Fire Urchin by Luko Gecko
[英文Wikipedia]
图片取自 FlickRiver

2014.05.19~25

脸书分享       6 帖
部落格连接      1 帖
本部落格留言分享   0 帖
————————————————————
本周共有分享     7 帖


2014年5月25日星期日

这里的花草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在阿拉斯加四处旅行,已经有十五年了,不过认真地考虑以花作为摄影题材,是这一、两年来的事。因为一直以来,我的目光都被大的事物吸引。

  棕熊、狼、驯鹿、麋鹿、座头鲸……,除了这些野生动物之外,还有覆盖着阿拉斯加的冰河、无限延伸的北方冻原、南阿拉斯加的原生林、冬季夜空中舞动的极光……,我一直都只着眼于阿拉斯加大自然里的“大”目标。可是当我停下脚步,调低视线,看看阿拉斯加地面几十公分高度的地方,才发现从来都没注意到这片土地精彩的植物世界。越是知道它们生存的方式,那发现新世界的喜悦,越让我的视野更加延伸。

新伙伴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麦可与琳在连电也没有的加州乡村出生长大,结婚以后搬到蒙大拿的山里,一直从事整理伐木的工作,似乎是相当吃力。亚伦从五岁起就与父母一起早上五点起床,一整天都在工作现场帮忙。年幼的他注视对方的眼神,让人感到他没有一般人的童年。麦可一直向往着搬到阿拉斯加,在两年前,他听说有人要卖塔基纳山里的废屋,便大老远从蒙大拿来,一个人站在这个原野,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决定举家搬来定居。

The Darkest Place in Hell


图片取自 goodreads

Shaking, Elizabeth unfolded the paper and read the handwritten note. It was a famous quote derived from the work of Dante Alighieri.

一对母子的重生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这些年,我在阿拉斯加东南部特林基特印第安人的土地上旅行着。他们在这片被森林及冰河覆盖的土地建立起图腾柱文化,至今仍保留着神话的神秘色彩。

  每年到夏天的时候,座头鲸就会回到这片由峡湾所形成的多岛海域。在这里,我与一对令人难忘的特林基特族母子结识,那是今年八十岁的艾达.杰与她的儿子威利。尤其是与我同年代的威利,总是让我感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

  特林基特印第安人有别于在最后的冰河期,渡过白令海那端的饥荒草原而来的爱斯基摩人或阿塔巴斯加印第安人,他们在冰河迫近的海岸线,建立起独特的文化,他们从何而来至今仍然是个谜。

Human is a Cancerous Tumor


图片取自 goodreads

"Ozone depletion, lack of water, and pollution are not the disease - they are symptoms. The disease is overpopulation. And unless we face world population head-on, we are doing nothing more than sticking a Band-Aid on a fast-growing cancerous tumor."

"You perceive the human race as a cancer?" Elizabeth demanded.

An Exit


图片取自 goodreads

When swimming into a dark tunnel, there arrives a point of no return when you no longer have enough breath to double back. Your only choice is to swim forward into the unknown... and pray for an exit.

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

变态,就是改变自己的态度!


图片取自 豆瓣读书

  “学校里教的东西,根本不是真正的艺术。”苏郭潇悦说,“哎,德加,年老的时候瞎了不知道自己画的东西,于是他就做雕塑,最后做出那个世界闻名的芭蕾舞小女孩。”

  听着郭潇悦引经据典,林晓路的鼻孔都要露出来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2014-20 阅读分享


图片取自 krokotak - Plastic Bottle APPLES

2014.05.12~18

脸书分享       4 帖
部落格连接      1 帖
本部落格留言分享   0 帖
————————————————————
本周共有分享     5 帖


美丽的鲸鱼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每到夏天,就是东南阿拉斯加海的赏鲸季节。

  延伸至海边的原生森林、环抱冰河的高耸群山、分布无数小岛的美丽峡湾……,初次拜访这片土地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色,都会对阿拉斯加改观吧。

  以地球的时间来看,这里还算是新生的大地。大约到一万年前最后的冰河期洪积世结束为止,东南阿拉斯加一直都覆盖在厚重的冰层底下。之后,冰河慢慢地后退,露出无机质的大地,然后长出原始的地衣类,开始令人难以想象的植物迁徙。经过各种植物蔓生的时期,到今天,东南阿拉斯加进入了云杉与铁杉的时代。

关于比尔.贝利


图片取自 corbis images - Michio Hoshino

  患有帕金森氏症的丽兹显得相当衰老,但比尔的话题让她仿如回到过去一般,她学着比尔的幽默举起颤抖的右手说:“这在春天播种的时候可方便了!”看着丽兹,我想最心爱的人发生那样的意外,对她来说一定造成很大的阴影。

  “丽兹,你对比尔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

  她虽说数不清楚,但还是满脸笑意地提起一件。



当下片刻


图片取自 世界初攝影團

  或许过去和未来根本不存在,只是人们随意幻想出来创造出来的。但人们竟也摆脱不了这种既有着美感,同时却又乏善可陈的幻想。也因为如此才会无法自拔地对婴孩以及天地万物那种“片刻的生命力”感到不可思议。

改变人民


图片取自 博客来OKAPI

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所以更要著眼改良,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给风的歌


相片取自 SAIPUA – things

给风的歌
崔舜华
崛辰雄小说《风起》的书序诗


风起之时,应该要
却遗忘了的事
像是在瓶里,瓶
在窗前的紫藤花

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Human Collaboration


图片取自 Pining for the West

  'To tell the truth,' Sam said, 'as long as the Occupation was to last, I met more than one nice German soldier. You would, you know, seeing some of them as much as every day for five years. You couldn't help but feel sorry for some of them —— stuck here knowing their families at home were bombed to pieces. Didn't matter then who started it in the first place. Not to me, anyway.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2014-19 阅读分享


马来西亚华人美食 怡保鸡丝河粉 [英文Wikipedia]
图片取自 咸妈咪の地盘

2014.05.05~11

脸书分享       3 帖
部落格连接      1 帖
本部落格留言分享   0 帖
————————————————————
本周共有分享     4 帖


花莲的翻车鱼


“翻车鱼”也叫“太阳鱼” Mola Mola
  [中文维基百科] [英文Wikipedia]
图片取自 维基百科

[花莲的翻车鱼]

“从这边稍微往北就是清水山。清水山标高二千四百公尺,其山顶和海面的水平距离却只有四公里,这下你该知道这座山有多陡峭了吧?”

“哇啊。”

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乡愁


图片取自 博客来OKAPI

可能中国人都不配有乡愁,为了活得更好离开故乡,仿佛只有离开故乡才能活得更好,没有成功永远漂泊,成功了在别处扎根,有雅致的故乡都没了,没雅致的不愿回故乡。那些在大城市出生的人可能幸运些,因为故乡不在千里外,但你在这个城市成长的痕迹都没了。

嗅到国家领导人


图片取自 博客来OKAPI

听说你住在天安门旁边,你见过国家领导人吗?我说,我虽然不常见到,但我常嗅到,每当京通高速不通了以后,我就知道国家领导人要出来了。

2014年5月10日星期六

迎向朝阳的晨光之家


图片取自 書蟲.老爹.碎碎唸 .....

[南庄]迎向朝阳的晨光之家

住旅馆,房间最好有窗子,窗外最好景色优美,这样第二天一早,不论晴雨,开窗就能满足涂鸦之乐。不过又一次打开窗,竟是一大片墙堵在眼前,窗,只是装饰而已。只好把那一面墙当现代画,欣赏它的“肌理”表现。

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2014-18 阅读分享


图片取自 三十四號 ‧ 想寫就寫 -
【遊】海拔2275公尺的陽光、咖啡 與 野餐

2014.04.28~05.04

脸书分享       5 帖
部落格连接      1 帖
本部落格留言分享   0 帖
————————————————————
本周共有分享     6 帖


Our Own Kind of Sickness


图片取自 River City Reading

  For a long time, the four of us sat in the living room in the kind of brittle silence I'd only ever felt in churches and libraries. The kind everyone is careful not to break. We watched Toby's chest rise and fall, rise and fall, the only proof that he was still with us.

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自己的家里


图片取自 歐陽林作品集 1992--2013

我告诉自己,下次回来时,要带些蔬菜和鲜艳花种来种,同时换掉塑胶桶,设法去找个乡村木桶,把它放在生锈的水龙头下装水,水“叮当叮当”地流下,配合墙上残留的青苔,以及地上脱落的水泥,会很有味道。想到这里,我瞬间惊觉,啊,多年来我处心积虑要找间乡村风格的房子,到处旅行,想要找个可以种菜种花的农舍定居,这一切的一切,不就在我自己的家里吗!

这些树有毒!


图片取自 歐陽林作品集 1992--2013

忽然有一天,我在家里听到屋外有“轰轰”的声音,啊,有怪手正在推到楼下的树!我赶快冲下楼去,问管理员为什么,管理员回答说:“这些树有毒,市政府怕路人吃了树叶会中毒,决定把它拔除。” 天啊!种了几十年的树,就为这原因要将它推到!路人又不是羊,怎么可能无端端吃树叶呢?放个告示牌请大家注意就好,何必如此赶尽杀绝!

Love is Like a Big Balloon


图片取自 Tea Tree Gully Library

Love is like a big balloon in your body, floating you off the ground, and you want to tell someone how wonderful it feels.

About Reading ... ...


图片取自 Tea Tree Gully Library

Without reading, how would they find where they were in a country, how could they read signs on a bus, read the instructions on a packet? To read a language, any language, is a wonderful gift that I had taken so much for granted. I remembered my own excitement at discovering the alphabet - first the letters formed words and then sentences, paragraphs, and pages, and ultimately they provided the pleasure of reading a whole book.

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完美


图片取自 豆瓣读书

  我对这世界的惟一的眷念甚至不是完美的,它充满了缺憾,疑问,痛苦和羞耻,它应该是这样的,这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是这样的,它符合这个宇宙的规律。真正完美的东西与我们无关,对我们毫无意义,触动不了我们的心灵,因为我们就是充满缺憾,疑问,痛苦和羞耻的,我们就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