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13年12月21日星期六

嫁给罗彻斯特先生


图片取自 豆瓣读书


代课老师

  她迷惑的眼睛黑又蓝,发着光,看我时,像一滴滴柔软的清水挂在眼眶里,随后,轻轻掉在脸颊上,流着浸入皮肤里了。

  我喜欢上她的音乐课。她不是正式老师,可是因为正式老师休产假,一再延长假期,她也就一直给我们上课。

  那个雾霭渐渐浓厚的上午,我坐在第二排里,安静地品尝她的声音,“do re mi fa so la si do.” 我跟着哼唱,入神地看着她。

  那天不知为何,放学后同学们都飞快地走了,教室里只剩下我,我孤独地坐在那儿,不想回家,也不想呆在教室里。她经过,看着我一会儿,然后问:“你要不要到我家里玩一会?”

  我点点头。

  她带我回家。那可能是我见过最好的房子,在江边粮食仓库的左方,一幢洋房,临江带卫生间。她说是她父母留下的,交了一大半给国家,小半她和妹妹住。妹妹下乡当知青,现在就她一个人住。她进屋子里洗澡。我放下书包,拿起桌上的笔纸,想画点什么。我的手一阵颤抖,却什么也写不出。她在浴缸里,浴液的芳香混合她身体的气味,向我袭来。

  我朝浴室走去,大着胆子从未关严的门里看,发现她整个身体在水里,手中拿着一本书。

  她看见我,点点头,便大声朗读起来:

  “你难道认为,我会留下来甘愿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你以为我是一架机器?——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够容忍别人把一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把一滴生命之水从我杯子里泼掉?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你不是想错了吗?——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

  我靠在门上听傻了,尤其是她朗读得有声有色,把我带入一个懵懂神秘的世界。她问:“你喜欢吗?” 我仍在那个世界里留涟,她问第二遍时,我才听见。

  我说:“你读得真好。”

  她很高兴,招手让我进浴室。我问她:“老师,你读的是什么书?”

  “是英国小说≪简.爱≫。刚才呀,我读的是里面女主人公简爱对男主人公罗彻斯特先生最有激情的一段话。” 她放下小说,“知道吗,我给你读的这一段,是我最喜欢的,我都可以背下来。”

  看着我好奇的眼光,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罗彻斯特先生,但是我要找他,哪怕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他那样的人,嫁给他。”

  我说:“我也要去找罗彻斯特先生。”

  她大笑起来,然后抓了一条毛巾,擦身体,大方对着镜子照,她的裸体真美。我看得反倒不好意思,就掉转脸。她在镜子里看见了,说:“看吧,没事。”

  我干脆转过身体,调皮地说:“看够了,不看了。”

  她穿上衣服,叫我把书包背上,说:“来,我送你回家,不然你家里人会担心的。”



  又隔了一周,上音乐课,却是原来的老师,长得肥肥的,胸前有奶印。那个我喜欢的代课老师从此再也未在学校露面。我去她的住所找过,可是没有人。从此音讯杳无。

  十一岁时,四姐借到一本≪简.爱≫,我如获至宝。趁她不在,我趴在阁楼的地板上看。看不懂的字,我查父亲的词典,弄清楚了里面的故事。看完那小说,是一个清晨,我哭得很伤心,我真的想长大后嫁给罗彻斯特先生。四姐醒了,说:“你在干什么?”

  我不理她。我想到了代课老师,想到我去她家的那个下午,她说话、洗澡的样子。她就像一阵不可捉摸的风,一团解不开的云,一个握不住的影子,一个梦中之梦,可惜,瞬间便消隐了。

  四姐发现我手里的书。“你偷看我的书,这还不是一个小姑娘能看的,再说你看了整整一夜,费了多少电费,看我不告诉妈妈。”

  我说:“你告吧,不过在你看完之后。”

  四姐开始看,带到学校去,上课时放在课桌下面偷偷看。看完之后,她也哭得一塌糊涂。她没有告诉母亲我费一夜电费的事。四姐说,她长大了,想嫁给罗彻斯特先生。

  我心想,我也想嫁给他,我的代课老师也想嫁给他。这么多人嫁给一个人,行吗?我想问四姐,可是看到她那样坚定的决心,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小姑娘≫ [代课老师]95~99页
虹影 著
ISBN 978-7-5447-2384-7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
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

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 松露玫瑰 ~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周末读书天 My Weekend with Books 阅读分享,互相鼓励 :D >>[简介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