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人工驯养海豚的反思


图片取自 香港教育城

  在1975年成立的香港海洋公园,一直为公众提供康乐及教育主题公园设施。海洋公园虽然有众多元素,但其“王牌”还是海洋生物,包括海豚、海狮、鲨鱼及企鹅等。近年,海洋公园亦建立及强化其保育形象,在1995年及1999年先后成立保育基金及熊猫保育协会,后来合并为海洋保育基金,资助不同研究及保育项目。

  但令人惊讶的是,当追查海洋公园过往的海洋生物购买及死亡记录,便发现欢乐背后有一幕幕血泪史!翻阅鲸豚死亡的个案,便发现在1974至2002年间,已有过百条鲸豚死亡。它们主要是来自日本(包括恶名昭彰的太地、伊豆、台岐等地)、台湾澎湖、印尼等地以驱赶式捕捉法强行夺回来。当中海豚被驱赶入渔网内时,会先让水族馆人员挑选年轻力壮的海豚作贩卖,剩下的多被屠杀。所以进场看海豚表演,是间接助长捕捉鲸豚。鲸豚在园内为的存活情况亦欠佳,早年更有大量鲸豚不断死亡。

  近年,我更被牵扯到海洋公园的对立面上。首先,公园高层被揭发涉嫌到所罗门群岛,与当地政府洽谈捕捉及购买海豚事宜,但被当地保育人士揭发,在经过媒体报导,于是被迫改口说在当地进行保育工作,并对购豚一事作罢;我亦一直跟进,及向媒体阐释此事。后来,公园兴建“海洋奇观”,并进口大量珍稀的蓝鳍吞拿鱼及濒危的锤头沙,更将之辩称为拯救及保育行为。但引入后,这些海洋生物大量死亡,园方试图掩饰,被我猛烈抨击不单未做好本身的使命,更灌输混淆视听的保育工作。

  要说到最激烈的争议,当算公园曾建议引入中华白海豚、虎鲸(即杀人鲸)及白鲸。前两者因我们早已先声夺人,经过多番在媒体上抗议,园方已不敢再提。不过,由俄罗斯引入白鲸的计划从未间断。我多年锲而不舍地引起香港媒体对此事的关注,及后海洋公园主席盛智文先生与我接触,了解我们的想法。经过两年多的拉锯及周旋,园方最终决定放弃引入白鲸,我顿时放下心头大石。

  为何我多年默默承受诸般压力,但仍坚持引起公众关注人工驯养海豚的问题?我们对海豚不尊重,甚至任意罔顾它们的利益,我认为是一个较为深层次的问题。当我们自小观赏海豚表演,海豚们服从训练员指示的印象深深烙在我们脑海中;事实上,由海豚被强行由海中抢夺回来的一刻,我们已从分展现人类高高在上的支配者地位;人类强迫海豚们做出不同的把戏,更加深了这种支配行为的印象。再看看中华白海豚及江豚在香港水域面对人类活动所带来各种威胁的困境,便不难发现人类这种支配者的心态,时刻潜意识地在我们的思维及行为上反映出来。

  为何推行生物保育工作如此举步艰难?为何人类一次又一次地践踏其他生物的权益?为何我们有高高在上的支配者心态?当我们还肆意将一些珍贵生物由大自然中掠夺,作为我们的玩物及生产工具时,我们对大自然的破坏,会否也是从这些曲线行为中反射出来?当一些人大声疾呼保护海豚,却同时将海豚囚禁以作娱乐及“教育”用途,那又是在传递什么信息?

  透过思考人工驯养的问题,我希望人类能反思他们与生物之间的共存之道。如不解开此死结,本地鲸豚及其他珍贵生物的未来仍难见曙光。

≪豚出没,注意!≫ 海豚保育者的海陆空体验
[人工驯养海豚的反思]190~192页
洪家耀
ISBN 978 962 07 2757 3

Mai XW(2014.10.18)>>[当周脸书帖子]>>

此书其他阅读分享: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
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

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 松露玫瑰 ~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周末读书天 My Weekend with Books 阅读分享,互相鼓励 :D >>[简介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