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14年1月13日星期一

失去和平的山谷


图片取自 小小書房

[和平站]失去和平的山谷

  ……

  我走到前方的一座白色纪念碑,抬头仰望。这座“功垂北迴”纪念碑,追念着一些开拓北迴有功的寻职人员。回头再看远方,和平溪口矗立的大烟囱,其图案融入当地原住民风格,还颇有特色,但也是一种讽刺。原来,我的周遭都是裸露的山壁,以及横亘群山的绿色输送管。

  我很想到蔚蓝海边的草原倘佯。二十多年前,专程搭车来此观看环颈雉,那时西部已经难以见到。此地灌木草原,经常有好几只缓步觅食,在太平洋风浪的起落间,悠闲地栖息着。

  同一年代,太鲁阁族曾反对政府的东部开发政策,抵抗台泥购地。唯在高价的利诱下,部分太鲁阁族人卖地求富,后来被迫迁徙到和平车站附近。荒谬地,用比自己卖土地时更高的价格,买进工业局配售的土地。更悲惨的是,年轻的族人还得到水泥厂谋职,不然就得远走他乡。

  望着纪念碑,我想到一百年前,太鲁阁族的祖先,曾在此轰轰烈烈地抵抗日本军队,虽然最后落败了,世人却谨记太鲁阁族的光荣圣战。

  在环保风起云涌的八〇年代初,太鲁阁族却因财团的高价欺骗诱惑,被迫失去对土地的信念。这一场没有刀光血影的战役,他们输得更惨,莫名奇妙地连家园都赔了进去。

  我沿大路走往村子,经过警卫森严的工厂大门,以及高耸的围墙。抵达村子后,未看见便利商店,多数住户紧闭窗子。随时都会有一辆庞然的沙石车,迅速而冷漠地经过,扬起巨大噪音,留下大量尘土。在这笔直的街道上,车子似乎摆放一天,便会蒙上一层厚土。

  我了然,太鲁阁族大概不会有第三场战争的机会了。纵使日后苏花高兴建的争议,他们恐怕都是局外人。

  无聊地弯进小路上的邮局,买了张有盖有和平的明信片,庸俗地寄回家。邮筒似乎有一层灰,我小心地放入。啊,多么无力,都是灰尘的和平。(2008.7)

≪11元的铁道旅行≫ 115-117页
刘克襄
ISBN 978-957-32-6472-9

Mak Xiao Wei(2014.01.12)>>[当周脸书帖子]>>


有关此书阅读分享:


其他连接:
  1. 中时部落格连接 - 刘克襄.作家部落格
  2. 刘克襄 FB 脸书连接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
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

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 松露玫瑰 ~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周末读书天 My Weekend with Books 阅读分享,互相鼓励 :D >>[简介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